Monday, 18 March 2013

孩子,痛就哭吧!

 那天,忆行突然发高烧39点多度。我和蠢人都很担心。

前前后后看了3个不同的医生。烧还是维持在38至39点多度。最后去看了一个要排队排很久的小儿科医生。在诊所等了1个小时,看见每一个小孩的父母在孩子还没进去看医生时都会说:要乖噢!等下不可以哭!

我心里痛了一下。

小孩感觉不舒服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我们还不允许他们哭,这有多残忍啊~~

然后,我对忆行说,孩子,如果不舒服还是痛旧大大声的哭,但是要乖乖吃药。我们一定可以度过这样的日子。妈妈和你一起加油,孩子!

Thursday, 7 March 2013

外婆的体重

在我记忆中,外婆的身影一直是巨大的。
她长得十分高挑,大约有173公分,算是有模特儿样貌和身形。她早婚,几乎是目不识丁,却咬紧牙关带大10个儿女。我外公年轻时好赌,所以我外婆那时的生活十分艰苦。我妈妈说,外婆希望儿女能够读书成材,所以,她以前拿成绩单时都十分害怕,因为外婆一定会打她。退步了一定要打,进步了也要打,打来警惕我妈妈。呵呵。。。但是,我妈妈他们几兄妹都知道,我外婆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后来,我大舅,我妈妈还有几兄妹都出来工作赚钱养家后,家里经济比较好转,又加上生了10个孩子,外婆的体重增加了,可是,担子却轻了。
在我印象里,外婆就是高高的,肉肉的,给外婆牵在手里,总是暖暖的。我记得幼儿园的时候,我上的是佛教的幼儿园,每逢初115,外婆一定到佛寺里颂经,然后,她就会给我带一束花,好让我做早课时可以有花献佛,其他小朋友都没有噢!有时还可以和外婆一起坐在外公的三轮车去佛寺。
每逢星期日,我们就一定要去外婆家~那时,外婆家还是在锌板屋的时候,我记得外婆家有个水池,她总是在那里做水粉。还有,过年时,外婆一定会做kuih Kapik等等。星期天的外婆家,也是我们表兄弟姐妹聚在一起玩的时候。我记得小时候,妈妈都不让我们说福建话,但是去到外婆家,我们还是乖乖的坐在跟外婆用福建话聊天~
后来,我上小学了,外婆的体重又增加了。那时,外婆终于了了一件心愿,上义校学写字。我还记得,那时外婆写字认真的模样,她的字十分端正,好像还得奖咧!
再后来,我小舅舅也要结婚了,外婆终于可以完完全全的享福了,却发现自己得了乳癌。她一向还有糖尿病,高血压等。。。这时,外婆的脾气开始暴躁了。她难得可以享福了,结果身体状况却不允许!她开始怨天尤人!不过,外婆却很少生气我们孙辈的!
再过后,我上了大学,然后到吉隆坡工作,就更少看外婆了。也少了跟外婆聊天。
在我结婚的那时,外婆的体重减少了一点。身体健康亮起了红灯,我跟外婆说:你要保重健康噢!我想带你去吉隆坡看我出嫁。外婆直说好!可是接近我的婚礼时,外婆又住院了。我还记得,我在槟城请酒时,外公外婆手拿拐杖走进来。我觉得刹那间他们都老了!那身影不再巨大,那声音不再洪亮!但是,外婆那天仍然是精神奕奕的,脸上挂着笑容,我知道她在为我开心。

然后,再多一年,我孩子出世的时候,外婆的体重又轻了。那时,外婆的肾开始衰竭,在养着手的血管好方便洗肾。那时,外婆的手很肿,我好想让忆觉和忆行给他们的祖母抱抱,可是却不行了。
然后,2012年外婆的病情开始恶化。妈妈说外婆越来越瘦了。我一直没有想像外婆到底瘦成什么模样,直到回槟城过年,看见外婆的那一刻,我楞了~外婆巨大的身影只剩下1半。脸颊凹陷,眼神有点木滞,脸上的笑容也少了~我的外婆真的病了~
外婆,我长大了。我也想有机会孝顺您,想给你买些什么,还是在你病了的时候可以在您身边照顾您。但是,这一些我都没有办法做到。外婆,我衷心祝福您可以远离身心上的痛苦。
爱您~这是我不曾真正告诉您的话~

p/s: 我还记得我有一张和外婆年轻时拍的照片,可是找不到,找到了再upload ~


p/s: 找到照片时外婆已经往生第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