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February 2013

3年人妻


2010年1月9日和蠢人注册结婚,1年后摆酒宴客,再多一年小孩们出世,然后今年孩子们就快1岁了。这个时候,我应该用老师教过的成语:时光荏苒。(蠢人最喜欢抛的书包)

3年,仿佛一眨眼就过去了。我还记得小时侯,我从不害怕明天。因为我很会为自己计划,所以清楚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甚至,我可以预料那一年我会有什么成就等等的。但是,18岁过后,我开始迷惘。渐渐的,我无法预知我的未来。也因为这样,我更喜欢尝试。

想试试到底这样的决定会有怎样的明天。就这样,我的29,30,31岁就这样过去了。


3年的人妻,直到庄忆觉和庄忆行的莅临才“名正言顺”。


在注册的时候,我写了一篇 《明年你还爱我吗?

幸好,3个明年,蠢人还算表现得不错。孩子,让我们更靠近却也让我们之间的距离永远夹着俩个小孩。身为人妻,我开始明白人妻人母之道。俩人的相处除了相爱之外,还有互相了解,扶持,坦白还有忍让~~ 我一直秉持着:你软弱时,我坚强。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唯有更抓紧彼此的手。当然,没有人是完美的,蠢人偶尔也会把我给惹火。但是,我发现:没有人是完美的。当任何一方犯错的时候,只要对方真心道歉,我们必须放下,不追本溯源。

俩人生活在一起。面对的事情也就更多。我们都不完美,也因此有更多的事情要学习。

人妻的路还有很远。我期待未来的路会更好走。



Monday, 25 February 2013

不曾公开的生产日记

双胞胎,自然产?似乎遥不可及,对吗?庆幸我经历了这个难得的过程。

那绝对不是偶然的一天。

我还在怀孕时,我和蠢人常猜孩子们会选什么时候到来。我们给孩子的条件是:必须是35个星期后(因为通常双胞胎会早产),体重恰好的时候才可以出来。我猜可能会落在年初七人日,蠢人则猜可能和天公同一天也说不定。
结果,人日后我回到1u租房睡准备隔日开工,正要就寝的时候,肚子里的那个气球破了。然后,下体一阵暖流,有水流出了来,是的,破。水。了。
然后,蠢人就在房里跺来跺去,想要准备些什么,却也不知从何下手。我拿了待产包给他,然后说:我要穿美美见我的孩子。然后,他也说我也要穿美美。呵呵。。。

虽然羊水破了,但是镇痛却还没开始。临进院时,我怕待会儿肚子俄,蠢人还去打包了mamak档的 indo mee给我。

到了医院,护士给我做内检,蠢人在一旁看,他想学起来,搞不好改次可以帮我做。我觉得蠢人比较像是医学系的学生来实习的感觉。内检结果,3CM。所以就住院等子宫开。和蠢人在病房吃东西,玩拍照后,我有点累了,想睡。镇痛开始明显,我痛的时侯就告诉蠢人,他帮我记录。从20分钟一次到10分钟一次时,我的肚子开始绞痛,可是那种感觉好像是要泻肚子,结果我在厕所泻了无数次,害我和蠢人一度怀疑是临生产才食物中毒。当我肚子里的肝肠几乎寸断(肝肠寸断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如果思念一个人可以用肝肠寸断来形容。那种思念绝对是十分痛苦的。扯远了。。。),就在那个时候,我呕了。一旦吐了,我就心安了。因为我妈妈也是临生产时呕吐,所以我相信那兄弟俩是要出来了!

WOMEN'S POWER多么奇妙,妈妈和女儿之间的联系可以那么不可思议,俩人的生孩子PATTERN可以那么一样。呵呵……我要生女儿啦!!!

那时,早上6点多7点,医生来帮我做内检,5CM,是时候进产房了。还没进产房,我就说要打epidural,结果去到产房,大家准备一番,大约早上8点,我的子宫已经开到8个CM了,这个时候打太浪费了!(那兄弟俩,真替我省钱)话说回来,产房虽然冷冰冰的,但是气氛却像游乐场,有些人跑来跑去,有的高兴得跳起来,有的尖叫!蠢人担心这个尖叫的气氛会让我紧张,想尽快帮我安排打epidural的时候,结果就在外面遇见那个尖叫中的妈妈的老公,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在等候处,老婆的尖叫让他坐立不安。蠢人问他:你不进去陪你老婆?他一直摇手说不要,一脸不知所措。呵呵,蠢人觉得他们夫妻俩很好笑。尖叫声声停了,一阵哭声穿了出来,她孩子出来了。我在产房里还在八卦外面发生的事。然后,突然我镇痛越来越大,越来越频密,兄弟俩开始要钻出来来了,医生还没到,我开始用力帮忆觉一把,护士看情况不妙,再次帮我内检,检查后却一声不响的,我问他是不是开完了?他只是说:你先不要用力,医生还没来。天啊!!我感觉到那兄弟俩已经迫不及待的要钻出来了,我能不用力吗?这个时候,全部护士已经全副武装,如果我的主诊医生还没到,就由 doctor on duty来帮我接生了。这时早上9点,蠢人在一旁安抚我,看样子我们可以开始了,就在这个时侯,我的主诊医生到了,由于所有人都带手套和口罩了,只好让蠢人帮医生带口罩,场面有点搞笑。

好了,人齐了,我开始用力咯!于是我在没有麻醉,医生在不确定忆觉的位置的情况下,开工咯!起初,我用蛮力死命push,可是就是不行,蠢人这时握住我的手说:“来~你是勇敢的白羊座,你一定可以的”。天啊!我已经没力了,为什么蠢人就不能说点正常的话鼓励我?要不是我正在"忙",我还真想打他!!!!后来在配合呼吸和镇痛的情况下下,把忆觉给挤出来了!蠢人说忆觉出来的时候是脸向下的。然后护士很快的把血淋淋的忆觉放在我的肚子上就拿走了,我忘了护士说什么,我甚至连忆觉的脸都没有看仔细,因为这时医生正在确定忆行的位置,而我正在虚脱中。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医生要我再来。我用我所剩无几的力气再次开工,可是医生不满意,还说:再不快点就要用吸盘把忆行给吸出来了!天啊!我已经精疲力尽了,而且阵痛也不明显了,你要我怎样嘛!我在心里嘀咕,是谁说生双胞胎很容易,挤第一个出来后,第二个就很容易的?(我知道是谁说的:那个也生过双胞胎的妇产科医生在给讲座时说的,不过她的双胞胎是第2胎,情况不太一样)。我再次感觉那微微的阵痛,然后配合呼吸,用尽所剩的力气把庄忆行给推出来。BRAVO!忆行刚来到这世上时是脸向上的~兄弟俩的性格果然不一样!

我以为噩梦结束了,谁知道过后缝针更恐怖。由于没有麻醉的缘故,我清楚地感觉到那针线从我的皮肉穿过,然后缝完后,医生再次检查结果,发现我的下体terrible tear,结果把线拆了又重新缝过。蠢人这时在外面看兄弟俩洗白白。我在产房里的呼叫几乎让人以为我生的是3胞胎。

终于结束了,我看着那两个小人儿,心里无限感动。他们在肚子里有听我说话哦!没有让我痛太久,也没有体重过轻而需要住院。(所以,胎教真的很重要!)

就这样,俩个宝宝一人躺我的左手一人躺我的右手,一起送回病房。过路人看见都十分好奇,护士帮我回答,自然产噢!我一脸骄傲!呵呵,我可以做到,我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只要相信自己,我们做女人的就是有这种能耐!
 


我再次强调,我是在没有止痛的情况下自然诞下双胞胎孩子噢!看着孩子,我想我的肚子到底是怎样装下他们俩?

就这样,孩子离开了我的肚子,走进了我的生活。


p/s: 发现这篇稿时,孩子刚庆祝1岁生日。从瘦粑粑的小baby到今天会走会跑的小人儿,真叫人感慨时光飞逝~



蠢人再事后说,由于过程十分紧张,他要在我身旁握住我的手“鼓励”,所以没有办法站在医生后面,没有办法以医生的角度来看整个过程,真是遗憾!天啊!你真的以为你是实习医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