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June 2013

关于结婚周年纪念

老实说,我真的忘了我和蠢人的结婚纪念日。

也不知道应该庆祝哪一个?(烦!)

幸好蠢人是数字人,他大概记得大部分重要的日期,所以我赶快写下来,记录一下:

2007年7月29日-  正式在一起(也是佛青日)

2009年9月19日- 蠢人100颗气球求婚,然后隔天去出席家奕和万兴的ROM


2010年1月9日- 在千百家佛教会注册




2011年5月14日- 在槟城宴客



2011年5月15日- 在槟城《三慧讲堂》进行佛化婚礼



2011年5月29日- Actual day 在Glenmarie Cove出门和宴客



那么多日子,基本上我们只庆祝729。

呵呵 ~ 这只是一篇black & white ,也许有一天我失忆,这篇文可以提醒些什么~










Thursday, 7 March 2013

外婆的体重

在我记忆中,外婆的身影一直是巨大的。
她长得十分高挑,大约有173公分,算是有模特儿样貌和身形。她早婚,几乎是目不识丁,却咬紧牙关带大10个儿女。我外公年轻时好赌,所以我外婆那时的生活十分艰苦。我妈妈说,外婆希望儿女能够读书成材,所以,她以前拿成绩单时都十分害怕,因为外婆一定会打她。退步了一定要打,进步了也要打,打来警惕我妈妈。呵呵。。。但是,我妈妈他们几兄妹都知道,我外婆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后来,我大舅,我妈妈还有几兄妹都出来工作赚钱养家后,家里经济比较好转,又加上生了10个孩子,外婆的体重增加了,可是,担子却轻了。
在我印象里,外婆就是高高的,肉肉的,给外婆牵在手里,总是暖暖的。我记得幼儿园的时候,我上的是佛教的幼儿园,每逢初115,外婆一定到佛寺里颂经,然后,她就会给我带一束花,好让我做早课时可以有花献佛,其他小朋友都没有噢!有时还可以和外婆一起坐在外公的三轮车去佛寺。
每逢星期日,我们就一定要去外婆家~那时,外婆家还是在锌板屋的时候,我记得外婆家有个水池,她总是在那里做水粉。还有,过年时,外婆一定会做kuih Kapik等等。星期天的外婆家,也是我们表兄弟姐妹聚在一起玩的时候。我记得小时候,妈妈都不让我们说福建话,但是去到外婆家,我们还是乖乖的坐在跟外婆用福建话聊天~
后来,我上小学了,外婆的体重又增加了。那时,外婆终于了了一件心愿,上义校学写字。我还记得,那时外婆写字认真的模样,她的字十分端正,好像还得奖咧!
再后来,我小舅舅也要结婚了,外婆终于可以完完全全的享福了,却发现自己得了乳癌。她一向还有糖尿病,高血压等。。。这时,外婆的脾气开始暴躁了。她难得可以享福了,结果身体状况却不允许!她开始怨天尤人!不过,外婆却很少生气我们孙辈的!
再过后,我上了大学,然后到吉隆坡工作,就更少看外婆了。也少了跟外婆聊天。
在我结婚的那时,外婆的体重减少了一点。身体健康亮起了红灯,我跟外婆说:你要保重健康噢!我想带你去吉隆坡看我出嫁。外婆直说好!可是接近我的婚礼时,外婆又住院了。我还记得,我在槟城请酒时,外公外婆手拿拐杖走进来。我觉得刹那间他们都老了!那身影不再巨大,那声音不再洪亮!但是,外婆那天仍然是精神奕奕的,脸上挂着笑容,我知道她在为我开心。

然后,再多一年,我孩子出世的时候,外婆的体重又轻了。那时,外婆的肾开始衰竭,在养着手的血管好方便洗肾。那时,外婆的手很肿,我好想让忆觉和忆行给他们的祖母抱抱,可是却不行了。
然后,2012年外婆的病情开始恶化。妈妈说外婆越来越瘦了。我一直没有想像外婆到底瘦成什么模样,直到回槟城过年,看见外婆的那一刻,我楞了~外婆巨大的身影只剩下1半。脸颊凹陷,眼神有点木滞,脸上的笑容也少了~我的外婆真的病了~
外婆,我长大了。我也想有机会孝顺您,想给你买些什么,还是在你病了的时候可以在您身边照顾您。但是,这一些我都没有办法做到。外婆,我衷心祝福您可以远离身心上的痛苦。
爱您~这是我不曾真正告诉您的话~

p/s: 我还记得我有一张和外婆年轻时拍的照片,可是找不到,找到了再upload ~


p/s: 找到照片时外婆已经往生第10天。

Monday, 25 February 2013

不曾公开的生产日记

双胞胎,自然产?似乎遥不可及,对吗?庆幸我经历了这个难得的过程。

那绝对不是偶然的一天。

我还在怀孕时,我和蠢人常猜孩子们会选什么时候到来。我们给孩子的条件是:必须是35个星期后(因为通常双胞胎会早产),体重恰好的时候才可以出来。我猜可能会落在年初七人日,蠢人则猜可能和天公同一天也说不定。
结果,人日后我回到1u租房睡准备隔日开工,正要就寝的时候,肚子里的那个气球破了。然后,下体一阵暖流,有水流出了来,是的,破。水。了。
然后,蠢人就在房里跺来跺去,想要准备些什么,却也不知从何下手。我拿了待产包给他,然后说:我要穿美美见我的孩子。然后,他也说我也要穿美美。呵呵。。。

虽然羊水破了,但是镇痛却还没开始。临进院时,我怕待会儿肚子俄,蠢人还去打包了mamak档的 indo mee给我。

到了医院,护士给我做内检,蠢人在一旁看,他想学起来,搞不好改次可以帮我做。我觉得蠢人比较像是医学系的学生来实习的感觉。内检结果,3CM。所以就住院等子宫开。和蠢人在病房吃东西,玩拍照后,我有点累了,想睡。镇痛开始明显,我痛的时侯就告诉蠢人,他帮我记录。从20分钟一次到10分钟一次时,我的肚子开始绞痛,可是那种感觉好像是要泻肚子,结果我在厕所泻了无数次,害我和蠢人一度怀疑是临生产才食物中毒。当我肚子里的肝肠几乎寸断(肝肠寸断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如果思念一个人可以用肝肠寸断来形容。那种思念绝对是十分痛苦的。扯远了。。。),就在那个时候,我呕了。一旦吐了,我就心安了。因为我妈妈也是临生产时呕吐,所以我相信那兄弟俩是要出来了!

WOMEN'S POWER多么奇妙,妈妈和女儿之间的联系可以那么不可思议,俩人的生孩子PATTERN可以那么一样。呵呵……我要生女儿啦!!!

那时,早上6点多7点,医生来帮我做内检,5CM,是时候进产房了。还没进产房,我就说要打epidural,结果去到产房,大家准备一番,大约早上8点,我的子宫已经开到8个CM了,这个时候打太浪费了!(那兄弟俩,真替我省钱)话说回来,产房虽然冷冰冰的,但是气氛却像游乐场,有些人跑来跑去,有的高兴得跳起来,有的尖叫!蠢人担心这个尖叫的气氛会让我紧张,想尽快帮我安排打epidural的时候,结果就在外面遇见那个尖叫中的妈妈的老公,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在等候处,老婆的尖叫让他坐立不安。蠢人问他:你不进去陪你老婆?他一直摇手说不要,一脸不知所措。呵呵,蠢人觉得他们夫妻俩很好笑。尖叫声声停了,一阵哭声穿了出来,她孩子出来了。我在产房里还在八卦外面发生的事。然后,突然我镇痛越来越大,越来越频密,兄弟俩开始要钻出来来了,医生还没到,我开始用力帮忆觉一把,护士看情况不妙,再次帮我内检,检查后却一声不响的,我问他是不是开完了?他只是说:你先不要用力,医生还没来。天啊!!我感觉到那兄弟俩已经迫不及待的要钻出来了,我能不用力吗?这个时候,全部护士已经全副武装,如果我的主诊医生还没到,就由 doctor on duty来帮我接生了。这时早上9点,蠢人在一旁安抚我,看样子我们可以开始了,就在这个时侯,我的主诊医生到了,由于所有人都带手套和口罩了,只好让蠢人帮医生带口罩,场面有点搞笑。

好了,人齐了,我开始用力咯!于是我在没有麻醉,医生在不确定忆觉的位置的情况下,开工咯!起初,我用蛮力死命push,可是就是不行,蠢人这时握住我的手说:“来~你是勇敢的白羊座,你一定可以的”。天啊!我已经没力了,为什么蠢人就不能说点正常的话鼓励我?要不是我正在"忙",我还真想打他!!!!后来在配合呼吸和镇痛的情况下下,把忆觉给挤出来了!蠢人说忆觉出来的时候是脸向下的。然后护士很快的把血淋淋的忆觉放在我的肚子上就拿走了,我忘了护士说什么,我甚至连忆觉的脸都没有看仔细,因为这时医生正在确定忆行的位置,而我正在虚脱中。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医生要我再来。我用我所剩无几的力气再次开工,可是医生不满意,还说:再不快点就要用吸盘把忆行给吸出来了!天啊!我已经精疲力尽了,而且阵痛也不明显了,你要我怎样嘛!我在心里嘀咕,是谁说生双胞胎很容易,挤第一个出来后,第二个就很容易的?(我知道是谁说的:那个也生过双胞胎的妇产科医生在给讲座时说的,不过她的双胞胎是第2胎,情况不太一样)。我再次感觉那微微的阵痛,然后配合呼吸,用尽所剩的力气把庄忆行给推出来。BRAVO!忆行刚来到这世上时是脸向上的~兄弟俩的性格果然不一样!

我以为噩梦结束了,谁知道过后缝针更恐怖。由于没有麻醉的缘故,我清楚地感觉到那针线从我的皮肉穿过,然后缝完后,医生再次检查结果,发现我的下体terrible tear,结果把线拆了又重新缝过。蠢人这时在外面看兄弟俩洗白白。我在产房里的呼叫几乎让人以为我生的是3胞胎。

终于结束了,我看着那两个小人儿,心里无限感动。他们在肚子里有听我说话哦!没有让我痛太久,也没有体重过轻而需要住院。(所以,胎教真的很重要!)

就这样,俩个宝宝一人躺我的左手一人躺我的右手,一起送回病房。过路人看见都十分好奇,护士帮我回答,自然产噢!我一脸骄傲!呵呵,我可以做到,我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只要相信自己,我们做女人的就是有这种能耐!


我再次强调,我是在没有止痛的情况下自然诞下双胞胎孩子噢!看着孩子,我想我的肚子到底是怎样装下他们俩?

就这样,孩子离开了我的肚子,走进了我的生活。


p/s: 发现这篇稿时,孩子刚庆祝1岁生日。从瘦粑粑的小baby到今天会走会跑的小人儿,真叫人感慨时光飞逝~



蠢人再事后说,由于过程十分紧张,他要在我身旁握住我的手“鼓励”,所以没有办法站在医生后面,没有办法以医生的角度来看整个过程,真是遗憾!天啊!你真的以为你是实习医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