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8 April 2015

我的人间四月天

四月是我的生日月,也是我刚放完产假继续打拼的生活开始。刚回到职场马上就要面对工作上种种的改变,忙得没有时间记录下生活。

当大伙儿正在迎接4月1日的GST的当儿,我却收到家里长辈姨婆离世的消息。4月2日在公司匆匆忙忙庆祝后,就赶回槟城。斌斌人在槟城,由我妈妈照顾。生日的早上暗示了老公说我很久没有收花,于是就收到了老公买的Happy Bunch。


happy bunch每天有特定的花束以RM39售出,数量有限,当天买当天送出。我喜欢happy bunch的花朵搭配再加上麻布真的很时尚嗫~


生日当天能在家乡渡过也算是意外惊喜。然后在去了白云山给姨婆吊唁后经过母校再吃碗asam laksa也算是生日的意外惊喜了。



刚上班就忙着跟朋友和同事们吃饭聊天,然后发现隔壁商场开了很多新店,人生突然又有了新目标!马上先去试试新开在日本的连锁日本咖喱餐Coco Ichibanya Curry House。味道虽然没有很惊艳,但是喜欢这里的可以选择咖喱的辣度,也算是特点之一。

这个四月有很多变卦。
除了工作的岗位有改变外,座位也换了。搬位子的时候才发现工作了快10年,位子最多的竟然是玩具!

3岁多的觉行兄弟目前很爱问题,我常常在他们提出问题之前就先问他们为什么,结果常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答案收获。
比如我在敷面膜的时候他们问我在做什么,当我反问他们的时候,一个说:妈妈在做鬼脸,一个说妈妈变成bat man了!
当我告诉他们我想念斌斌的时候,他们会说:妈妈你伤心啊?来弟弟抱你,抱紧紧。没有伤心了。
再不然说:妈妈看不到斌斌啊?哥哥在这里嘛!妈妈看到哥哥嘛!(意思是说看不见斌斌没关系,我还可以看见哥哥)
再不然他们要离开房间下楼拿玩具时,他们会说:妈妈不要怕,哥哥下去拿玩具一下!
偶尔还会问我说:妈妈有勇气吗?你长大了啊?不要怕,弟弟陪你。
兄弟俩是我的贴心小男友。

因为之前答应给他们吃蛋糕,后来因为赶回槟城而取消了,又加上老公出差去,于是我们母子3人就拍拖去。

3个人大手牵小手逛街去很开心,兄弟俩都很绅士的照顾我,一直说要保护我,叫我一个人不要害怕。然后我想有3个儿子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跟儿子们约会很有“爱”。
洧杰出差回来,同样买了一只乌龟给我。这是他每次出差必带的手信。可是,看见大眼乌龟,我就想到了小斌斌。

斌斌和两位哥哥的性格和样子都不太一样,斌斌眼睛比较大也比较文静。
洧杰的工作将来也许需要常出差,所以我们格外珍惜周末出游的时光。觉行兄弟在未满2岁时曾经去过Farm in the City,不过他们已经忘了他们曾经来过。旧地重游,他们仍然兴奋而且对小动物的好奇依然。

觉行兄弟看见小动物都会想摸一下,我们不阻止孩子摸小动物,而且会强调要温柔小心地抱或摸他们。
有人在我的脸书上留言说Farm In The City的工作人员任由孩子“虐待”小动物。我不知道如此的指控是否正确,但是如果属实,这责任绝对在父母。

小朋友虽然杀伤力不大,但他们也许会误以为小动物是玩具,这时要教育他们的就是生命的价值。孩子对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地好奇,我们应该灌输孩子正确的观念。

除了放任孩子的父母也有管太多的父母。有些父母会用恐吓的方式让孩子乖乖听话。“被吓大”的孩子虽然好像很听话,可是他们活在恐惧中。对新事物总是感到害怕而不是雀跃。所以,我们这一代被吓大的孩子有个通病就是乐于活在我们的comfort zone而少了冒险精神。
在Farm In The City有些父母会因为孩子不敢摸或抱小动物而搞到画面有点僵,甚至孩子会因此而大哭。其实,反过来想想是不是我们身为父母的平时看见其他小动物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说不要过去,XX会咬你的!当我们阻止孩子做一件事情的同时也必须告诉他们解决方法,这样孩子才会有出口。

家附近有个Fun Fair,每次经过孩子都会好奇的眼神看着那灯火斑斓的游乐园,于是就带孩子去见识一下。
有些游戏很难让父母陪同,于是就让他们兄弟俩自己玩。让他们系上安全带后,我们再次交待必须“坐好好”不能在半途站起来等。当“飞机”起飞孩子开始飞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孩子真的长大了,我们必须放手让孩子“飞”了。
原来,育儿路上最难的是放手。

接近2个星期没见到斌斌,因为斌斌需要去复诊而请假去槟城看小斌斌。

斌斌2个多月了,长肉了,也更会笑了。

暖男系的斌斌笑容如此温柔,足以融化我。

四月,很快就要过去。
刚过的周末带孩子去海边踏浪玩沙。我突然想起小时候一家人常到海边游泳野餐的日子,真想带斌斌一同出游,真正的家庭日。

在海边竟然看见许多死鱼,洧杰和孩子把死鱼拾起来后挖个洞埋了。我们不知道孩子懂不懂死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们还是长篇大论解释了一遍。

然后,隔天我和洧杰打算去找找那个传说中鱼很新鲜又便宜的鱼市场,然后因为那个地方很靠近Carey Island了,所以我们顺路弯进去看看。这座岛看起来没什么的,结果我们一路走到尽头,然后就遇见了这个一望无际的海边。这个海边虽然不干净,但是风景实属一流,以后想看海就可以来这里了。
 
 
2015年的四月,仿佛充满了变数。

但是,我不害怕改变,因为能够改变我们才不会永远被困在窘局里。















Saturday, 4 April 2015

读后感:《写给妈妈的佛法书》:第一章:佛法与母职 (1)

这第一章谈的正是为何母亲需要佛法。一开始,作者就说带小孩的妈妈其实很孤立的。这马上就说中了我目前的处境,因为世界上没有100%性格相同的小孩,所以每个小孩都需要个别照顾给予不同的教育,即使是双胞胎。

身为妈妈,让我觉得我必须比以前更为强大,那勇气的来源就只因为有人叫我妈妈。妈妈常常需要满足别人的需求而忙得焦头烂额,我们须要不断的给予,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如何让自己充电加油打气的方法。唯有让自己成为一个有智慧的妈妈,才能开拓内在的自己,资源丰富的自己才能不断地付出,而且是快乐给予。

为什么妈妈须要佛法?作者有句话写得很棒:“我们了解生命当中有受苦的时候,也体验到一份更为真实的爱。”

身为人母,我们痛并快乐着,所以我们比起许多人具备更好的条件来学佛。

要了解佛法,作者先介绍《佛陀是什么人?》。学佛的入门就是从认识”佛陀”,悉达多太子这一个人开始。以前,在带儿童佛学班的时候一定会把佛陀给“神化”,如出世的时候就能走路说话,还有降魔,证悟的过程。现在有了孩子,我倒重新思考如何让孩子认识佛陀。我真的须要将佛陀“超人化”吗?佛陀就像另一个superhero那样吗?还是让孩子认识佛陀就像普通人一样?可是这样的故事能吸引孩子吗?
我还没答案,也还在寻找适合的书和孩子们一起认识佛陀。

当然,作者在这里简略地介绍佛陀的一生,并强调佛陀是以自身的努力而寻得生命的解答:外头并没有救世主,所以每个人都只能自行寻得解脱。

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育儿这条路是孤独的,妈妈都只能靠自己找到育儿方法。别人只能给你分享他们曾经走过的路。

既然佛陀知道了生命的解答,要寻得解脱一定有其方法,那《佛陀教了些什么?》下一篇谈的是四圣谛。


写给妈妈的佛法书:校阅者序-当了妈妈之后,才知道自己会发脾气 (读后感)
读后感:《写给妈妈的佛法书》:前言


佛教妈妈的摇篮手:缘起

我自小接触佛教,从幼儿园开始就在槟城佛学院幼儿园里读书,小学时就去上三慧讲堂的周日义校,中学时是佛学会的忠实拥护也很理所当然的当上主席一职。可是,大学才是我真正学佛的开始。

后来出社会工作了以后,我曾经一度十分活跃佛教活动。但是,在拼事业的当儿我同时也面对自己生命中最阴暗的一面,于是我辞去所有马佛青的职务。

再后来,我结了婚也为人母。生活也面对几番的无常事故。佛法一直是我生活的指引,法侣一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陪伴。老公也是佛教徒,我们期望给孩子一个佛化的家。孩子取名为忆觉忆行,寓意忆念觉行圆满的佛陀,这是对孩子的期望也对自己的警惕。

那天,马佛青的总会长青松哥和总秘书薛振荣大驾光临,这是我住在巴生近3年,他们第1次来我家。我和他们俩的缘分完完全全就是因为马佛青。那时刚大学毕业到吉隆坡工作,一心想为佛教做些什么,然后就被青松哥叫去大专协调委员会帮忙去了。在马佛青活动的日子深得俩位的关照,也就这样建立起法情了。
后来,人不在马佛青后,我依然保持和他们联络,偶尔也会谈谈心事。我感恩在我生命里,遇见种种烦恼事日子里,他们俩总是及时地给予关怀。也因为他们,我也才不至于完全和佛教脱离了。

可这一次,他们来我家后,薛振荣在他脸书上写了一个status,大概是感慨他看着我这些年的变化,从雄心壮志的公主到窝在家里人妻人母,他期待换了个身份的我能用那双摇篮手为建设大马佛教尽力。我真心的期望自己能有如此能力,却也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冲劲。所以,我不敢再扛起任何的责任只好安分做好人母这个角色和大家分享佛教妈妈的育儿经就好。

以下是薛振荣的status 全文:

『佛教妈妈的力量』
友人夫妇,邀请我到他们那远在巴生港口的豪宅。友人说,平时学校假期,就会看到有好一些家庭回来那里的社区度假。那里的住宅区,俨然是陶渊明说的“归园田居”的好地方,有湖泊、有漫步的人行道,大树处处,一片绿意盎然,还有友人说的“可以望日出与日落的景观”。
友人从一个“公主”(年轻时,她就是这么爱别人称呼自己为“公主”),如今到了即将迎来第三个孩子的妈。
年轻时,她是个优秀的佛教徒。为了生活、为了工作,还有为了家庭,她如今与佛教组织渐行渐远。但,可以从连为双胞胎孩子取个名字都很有“法味”来看,他们夫妇俩,还是对身为佛教徒这个身份的坚持。
我告诉友人:“生下第二胎后,哪天回归“少奶奶”的生活,若可以的话,也多花点时间在自己的宗教上。不需要站在前线,也不一定要抛头露面,佛教仍需要你多一点的担待。就用你擅长的文笔,让更多人看到佛教社群对生活的思考,还有如何展现佛法在现实生活中。”
但愿有更多的佛教妈妈,从家庭、从社区,用自己擅长的方式,以摇篮的手,不是撼动世界,而是为社会带来更多的温暖与善行。”

就在薛振荣的status底下某个留言看见了这本书,也许正是我需要的,也是佛教妈妈们需要的一本书。

那我便下定决心,今年好好读这本书,也仔细为自己写阅读心得报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