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July 2012

我的甜蜜罗喉罗

***********************这篇文章被刊登在马佛青会讯********************************

身为母亲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

从我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开始,我的自我就慢慢被剥削了。因为那个喜欢喝咖啡,夜睡蹦蹦跳跳的我都被压抑住了。但是,孕育一个孩子的喜悦仍是满满的。所以那心情是矛盾的。 很多人都很羡慕我怀了双胞胎。殊不知,双喜的另一面就是双倍的负担。怀孕时双倍的孕吐,双倍大的肚子,妊娠纹等等,没有亲身体验过的确很难说明白。分娩时,用尽所有的力量把老大生出来后还要继续用力地挤出老二,那种精力交瘁感觉更是难以形容。但是,真正最痛苦的是孩子回到家里了。因为照顾双胞胎几乎是没有时间休息。每天,我用1个小时的时间喂完老大喝奶后就要赶快喂老二,老二吃饱了老大又饿了,就这样忙了24个小时,然后不断的重复。所以,生双胞胎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虽然,这过程是痛苦的,但是苦中有乐,苦得心甘情愿,因为他们是我的儿子,我身为他们的母亲,为此而感到骄傲。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母爱吧!

怀上双胞胎的确打乱的我原本的计划。除了双倍的开销,连原定的旅行还有事业的规划都没办法照原定的计划进行。许多事情都要割舍,很多梦想都要放弃,更多的计划都要改变。在这过程中,我不断的审察自己:是我太自私还是这是初为人母的矛盾?我向来喜欢小孩,但是对于自己的孩子的来临,我没有想像中那么开心。总以为自己可以成熟到踏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了。但是在面对事业和孩子这两个选择,我仍是矛盾的。虽然很想自私的为自己的理想和事业打算,但最后的选择还是以孩子为先。那时,我突然明白悉达多太子当初为何把他的孩子命名为罗喉罗 –枷锁。孩子的确把我给绑住了。我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必须把孩子考量在内,甚至以孩子为重以孩子为先。突然之间,我发现原来我也绑住我的父母那么多年了。我相信在他们还没有孩子的时候,生活也是多姿多彩的。他们对自己的前途事业甚至于理想是多么的充满抱负。是我,让他们不再有冒险精神,因为他们不可能让孩子们陪他们冒险。是我,让他们的生活不再多姿,因为我就是他们生活的中心。

孩子虽然锁住了我,但正确来说他们锁住的是我的“自我”,也把我那总爱往外跑的心给抓住了。看着孩子熟睡的模样,我想这就是他们来到这世界的目的;让我多为身边的人着想;让我不再冲动鲁莽;让我对自己对别人更负责任。很多时候,面对状况时我们都选择离开。工作不顺心,可以辞职;佛教工作太忙作不来,可以请辞,请假;可是,孩子有什么问题,为人母的责无旁贷。这一次,我不能选择离开只有认真的去面对未来种种的挑战。

我只是个新手妈妈。从一个少女转变为一位少妇, 从一个女孩成为一个妈妈;我的心理和生理状况都有很大的改变,同时也有一些不适应。但是这几番折腾,让我尝到了为人母的艰辛;使我增加了一份坚强;也使我意识到为人母除了享受天伦之乐外,更添了一份责任和义务。孩子离开了我的身体,却进入我的生活;孩子绊住了我,却是我最甜蜜的枷锁。